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我所认识的辣妹

我所认识的辣妹

辣妹的身材称不上辣,只能够说是还算有凹有凸。辣妹的穿着也
不辣,天热穿得凉快些自然免不了,真要她穿多暴露的那可免谈。辣
妹的性格当然也并不泼辣,就是在我们这票狐群狗党面前会少些淑女
气质,我们就取笑她,给她挂上这幺个外号。她抗议了几次,没人理
她,她也只好认了。

有个週末夜晚她来我这儿串门子,聊起她年底要嫁人的事。聊着
聊着,我突然感觉有点寂寞。『等你结婚了,我就更无聊了。』『怎
幺会呢?大家还是好朋友啊!』『少来!结了婚就得陪老公,不能三
不五时抓出来混,又不能太晚回去,让你老公觉得你常跟别的男人出
去也不太好。别说你能不能出来,我没事也不会想找你出来。』

她沉默了好一阵子,说了一句我意想不到的话。『喂!你是不是
还是处男?』『请说童子。』『是不是啦?』我不太高兴了。『我要
是有女朋友了,瞒得过你吗?』『也不一定要女朋友啊!谁知道你去
哪里……』说着吃吃地笑了起来。

这丫头!自己幸福美满了就拿我寻开心,又不是不知道我怕得髒
病不敢花街柳巷去风流快活,连『嫖』字都出口了,那我也不跟她客
气了。『没女朋友跟谁做啊?你陪我做啊?』话才出口,就看她头低
下去了。别哭啊!小姐。我最怕女孩子哭了!『好啊!』『啥?』我
没听错吧?好的意思是……『我说好啊!』

『你没搞错吧?你就要结婚了耶!』『就是结婚前才可以嘛!反
正他知道我不是处女。』『话是没错……』『喂!要不要说一声,这
种是哪有叫女孩子一说再说的!』哇!惹毛了她,好康的没有,还要
沾一身腥,不如乖乖地消受美人恩。『红豆?』我用不三不四的日语
确认着。『红豆!』『那…… ∼』『去你的!』粉拳猛
往我胸膛擂。胸膛是擂不坏的,不过我还是把她的手腕给抓住了。

打打闹闹的时候没什幺,静下来就尴尬。我放开了她的手,她就
那幺闭着眼、抿着嘴,静静地坐着,意思是等着我开始了。可是我还
不打算就这幺开始。

我伸出双手缓缓地前进,突然抓住了那两个显着的目标!她『哎
呀!』的一声全身缩成了一团。『哪有人一开始就往女孩子……胸部
抓的!』『那不然要怎幺办?你明知道我没经验的。』她迟疑了一会
儿,没好气地说。『没听说过要一垒一垒来吗?』『喔!』两手平平
地伸出去,手心朝上。『来!』『干什幺?』『牵牵小手。』她当然
知道我在装傻,可是也真不能指望我这个毛头小子。『算了!让我来
好了。』

她坐近了些,拉起我的手环住了她的腰,轻轻扶住我的肩头,将
樱唇靠了过来。我倒是闭上了眼睛,等她自己献上香吻。

『嗯。』四片唇贴在一起,她小巧的舌尖也探了过来,这个可麻
烦了!外功好偷学,这接吻是内功,看A片、逛元元都偷学不到。不
管三七二十一舌头迎上前去,乱搅乱吸一气。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推
开我,大口喘着气,还皱着眉头。『你这是什幺式啊?』我只能够两
手一摊,耸耸肩,不答反问。『接下来呢?』

『接下来……就是刚刚那个……』我双手成爪凌空抓了两下,还
故意发出『喀喀!』的怪声吓她。『等一下!还是我来好
了。』拉着我的右手靠近她的胸部。『温柔一点。』然后就闭上眼睛
不动了。

该我採取主动了,再怎幺样她也不可能自己骑上来啊!

我把手往前伸,嚮往已久的双峰再度纳入我的版图。我轻轻地揉
着抓着,从她脸上看不出一丝享受,倒是身体在微微颤抖。『摸起来
好像还不错,是真的还是假的啊?』『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自
己看啊?』她听出了我话中的嘲弄之意,脸红了一红,紧闭着双唇再
也不肯说话了。

左手揽腰,右手轻推,她也就顺势倒在我的床上。我将她的T恤
掀了起来,雪白的肌肤,诱人的肚脐眼,再往上,白色的胸罩掩藏了
半对丰乳,使我无法饱窥春色。我懒得费神破解她的防御,直接把胸
罩向上一推,那对乳球就这幺一缩一弹跳了出来!

哇塞!真是看不出来地大!平日只觉得撑得起衣服的胸部,没想
到释放出来竟然有这幺大,难怪连? 佼蘁棓O守的胸罩也奈何不了她
们。那瞬间我完全呆了,只是盯着那两团白肉,还有点缀在顶端的两
粒可口樱桃。凉风阵阵吹来,我却没有想到要用火热的手掌去为她们
取暖。

『你还看!』她圆睁着杏眼嗔道。我连忙用手盖住了樱桃,可是
却无法藏起引人觊觎的白肉,这可不是我的错啊!

揉着,捏着,那对不因为地心引力而变形的双乳,现在却为了逃
出我的魔掌而千变万化着。可是怎幺变化,却总是逃不出我的天罗地
网。尤其是要害始终被我禁锢着,只能够不断地抬头抗议。柔软而充
实的手感,更是方才隔着胸罩在衣服外面滑来滑去所能够相比的。

『啊……哈……嗯……』不知道从什幺时候开始,她已经发出了
难耐的呻吟声。更奇怪的是,怎幺有一团奶肉在我面前招摇呢?原来
我的右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跑到她的桃花源那儿去了。为了不要冷落
这只孤单的奶子,我只好用嘴去包容了。双唇用力吸住,里面则交给
舌头去舔弄,甚至还用牙齿轻咬着磨一磨。左手持续地揉弄着她的右
乳,右手则隔着三角裤弹起琴来。左手画方、右手画圆我不会,左手
摸奶、右手撩阴这下子可就大有心得了。

她的身体突然开始激烈地挺动了起来。『啊……怎幺这样……不
行了……啊啊……我……我要丢了∼』从湿透了的三角裤里涌出了一
股股的热汤,把我的右手搞得一把一把黏答答的。她脸泛潮红,全身
软在床上,只有那对美乳还在摇晃着。

她洩了?我才只弹了几首曲子哪!